玛曲县最新新闻消息玛曲县最新新闻消息

您现在所的位置:主页 > 社会新闻 >

太平军血战寿光:2万余精锐阵亡,鲁王、首王殒命沙场_

时间:2020-07-04 03:16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1864年7月,天京陷落,忠王李秀成被俘虏,幼天王洪天贵福在逃亡湖北途中被席保田抓获,处以凌迟之刑。然而,这并不意味着太平天国就灭亡,并不意味着太平军就放弃武器投降,他们继续在大江南北与清军厮杀,还曾取得不少辉煌胜利,但大势已去,最终还是失败了。太平军余部最终惨败,原因众多,关键时刻屡次出叛徒便是其一。1867年12月,遵王赖文光、鲁王任化邦、首王范汝增等统率的3万余太平军骑兵在山东弥河畔与刘铭传、郭松林等率领的淮军精锐展开决战,再一次将淮军合围,刘铭传即将溃败。此时,叛徒潘贵升从背后偷袭鲁王,将其一枪打死,太平军阵脚由此大乱,20000余骑兵阵亡,2位王爷殒命。

天京陷落后不久,扶王陈得才20余万大军在湖北继续作战,但麾下马融和等相继叛变投降,扶王在绝望中服毒自杀,所部基本溃散。此时,遵王赖文光既不投降,也不自杀,而是率4000骑兵突围而出,去两淮寻找老朋友张宗禹、任化邦等率领的“捻军”,并与之联合,打着“光复天国”之旗号,坚持抗清斗争。太平军余部与“捻军”联合后,取名为“新太平军”或“新捻军”。鉴于北方多平原,且采取流动作战之特点,新太平军“易步为骑”,减少步兵数量,大量扩充骑兵队伍,增强部队之机动性。由此,往后一系列大规模会战,赖文光、任化邦等都是靠骑兵获胜,也靠骑兵摆脱清军“河防战术”,纵横中原各地,还曾一度威胁北京安全。与之同时,湘军、淮军则以步兵为主,机动性不如新太平军。

军队改组之后,由于没有固定基地,赖文光、张宗禹、任化邦等决定采取“流寇战术”,席卷中原大地,夺取必要之战略物资,待时机成熟,再进入四川建立一块固定基地。至于为何不在中原建立根据地,很大原因是害怕曾氏湘军“龟壳战术”,将自己给耗死。太平军采取运动战,清军自然要追击,湘军、淮军基本没啥骑兵,且是私人军队,满清自然不让其染指中原军务。如此,追杀太平军余部之重任,就有号称晚清八旗第一名将的僧格林沁及其麾下近2万蒙古铁骑来承担了。可惜,僧格林沁有勇无谋,赳赳武夫一枚,压根玩不过赖文光。1865年5月,赖文光、张宗禹、任化邦、范汝增等在山东菏泽高楼寨设下埋伏,引诱僧格林沁追击,而后将其包饺子。此战,连僧格林沁在内的7为八旗武官阵亡,7000余精兵全部战死,满清“看家武装”元气大伤。

没了僧格林沁,慈禧太后只能冒着汉族地主势力染指中原各省之危险,相继让曾国藩、李鸿章率军北上追杀太平军余部。清朝换帅之后,曾、李针对太平军战术之特点,决定采取“河防战术”,利用黄河、运河、海河等天堑,一步步压缩太平军之生存空间,最后将其一网打尽。赖文光等也不会坐以待毙,他们乘着防线尚未建成之际,从薄弱处突围而出,从河南杀向了湖北,曾国藩无奈之下主动请求辞职,督师重任交给了李鸿章。如此,淮军成为剿灭太平军之绝对主力,刘铭传、郭松林、张树珊、潘鼎新等得以大展拳脚。当然,代价也很大,湖北京山一战,郭松林被砍断左脚,张树珊毙命,4000余淮军精锐阵亡;尹隆河一战,淮军5000兵马阵亡,若不是湘系悍将鲍超16000兵马杀到,刘铭传将会被俘虏。

图片专区
最近更新
热点推荐
全站最热
社会文化   财经资讯   科技前沿   热透新闻   教育新闻   女性生活   娱乐新闻   历史咨询   旅游新闻   社会新闻   汽车资讯   军事新闻   时尚新闻   法律在线   大咖名流   健康新闻   体育新闻   金融新闻   星声星语   
Power by DedeCms